新疆机械工业资讯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新疆克拉斯机械工业资讯网 > 采购 > 公司新闻

    中环股份称硅片定价不随大流,TCL再投60亿赋能这

    发布时间:2020-08-25 01:20编辑:来源:食品机械点击:1297

      8月17日下午两点,TCL科技(000100.SZ)董事长李东生、中环股份(002129.SZ)董事长沈浩平等一席企业领导层在万丽天津宾馆一层大宴会厅,正式亮相在同一场合。

      (上图从左至右:TCL科技董事长李东生、中环半导体董事长沈浩平、TCL科技董秘廖骞)

      历经10个月、股权转让额高达109.74亿元的中环集团混合所有制改革进程(下称“混改”),几近收官,TCL最终通过激烈竞标获得了中环集团100%的股权。

      就在今天,该重大转让事件案所涉的多家上市公司高管,集体出席了“TCL新动能战略发布会”,彰显了中环集团混改的重要成效。TCL科技同时也成为了中国光伏产业新的重要战略投资方、参与方之一。中环系将由此全新加速。

      李东生对能源一号透露,在投资中环之前,TCL科技在新能源领域已对帝科股份进行了投资。这次通过参与中环混改,TCL将形成三个核心产业及引擎:第一个是智能终端(如电视、商业显示、冰箱、空调、洗衣机和通讯等)。第二,半导体显示集成。第三就是新能源及半导体。

      TCL科技表示,第三个核心产业上,公司目标是将中环打造成为新能源材料第一、组件第三、半导体材料第五的科技型公司。TCL也将加大对中环股份的支持,未来继续增加60亿元投资,让公司的机制体制更为灵活,助力中环强力发展。

      沈浩平也在随后举行的一场小型会议上表示,中环对多晶硅的价格是可预期的,“我们在硅片的定价上,不会跟随任何人的价格来定。”

      TCL收购中环集团股权意义在哪?

      今年1月20日时,TCL回应市场传闻,正面强调在选择相应合适标的进入一些未来型的新产业,这也是TCL的战略布局之一。

      今年5月20日,中环集团宣布将以109.74亿元对外转让100%股权,也意味着这场混改进入真正的启动期。随后1个月左右,TCL正式宣布竞标。7月15日,中环集团股东确认将把公司100%股权转让给TCL,此次混改获得了重大推进。TCL科技董秘廖骞表示,相关审批已近尾声。这意味着TCL将正式成为中环股份的第一大股东,持股27.55%,成为控股方。

      李东生表示,“对于TCL科技这个板块来说,核心产业就是半导体显示材料,所以围绕科技产业的发展,就是要择机开辟新的领域。新领域需要符合高科技、重资产及长周期的特点,与国家战略新兴产业方向也相符合,TCL就从中寻找更多产业机遇。”

      他强调,这一次并购中环集团股权,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机会,“并不是你想要做就做的。我们正好是赶上国企混改,从中央到地方都有相应的政策安排。中环集团提供了一个机会,我们参与进来了,也充分理解天津党委和政府的基本要求和指导思想,希望通过混改来充分释放企业活力,带给企业发展新动力,让当地社会发展注入新的动力。在这个大的政策环境下参与混改,得到了大力支持。”

      李东生认为,在经营业务的逻辑、流程和商业模式上,中环半导体与TCL科技的半导体显示业务,有相似及融合的地方。“前几天我去了中环半导体,发现我们两家的供应商有很大比例的相同,两家公司的工艺制程也很相似。业务技术的相关性也强。”

      当然,还有一点在于,这个领域要做,“标的”真的合适么?李东生认为,“对我们来说,投资中环等于跨入了一个新产业。我们在(做调研后)认为,中环具有很强的企业团队能力。这是我们决定做战略的最重要的两个因素:赛道对,团队选对。”

      作为半导体业务的核心厂商之一,TCL在2019年取得了750.8亿的收入和36.58亿的净利润。这家资产总额高达1728亿的公司,在今年3月底前的货币资金高达198亿,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出为140亿。2019年全年,该公司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出为598亿元。TCL有足够的资金实力来参与此次收购,也在完善其半导体板块、增加新能源的新机遇市场过程中,走出了震动业内外的一步。

      尽管中环集团拥有众多的控股和参股子公司,但能源一号曾解读过,该集团中价值最高的显然是“中环股份”。上市公司内部有两大业务,非常值得战略股东关注:一是单晶硅片,二是半导体材料。

      2019年全年,以单晶硅片为核心业务之一的中环股份新能源板块,获得了154.39亿元的收入;半导体业务收入为12.37亿元。

      在光伏单晶硅片领域,国内仅有中环、隆基等少数玩家,该领域已经形成了技术+规模的双向“高门槛”、高壁垒态势。从M6开始,182系列、210系列的G12硅片,无论是工艺制造,还是产能产量、生产复杂性以及投资额等都已难以被超越。

      如果不是通过收购形式来切入市场,别说是成为一线厂商,哪怕是二三线都有很大难度。因此TCL选择以财务投资人和战略投资人身份来参与的做法,是最明智也是最有效、最快速的。

      举个简单的例子,中环股份开创性的G12大硅片产品线业务,在内蒙古当地的投资额就高达90亿以上,TCL没有必要自己再重头开始涉足实业投资并再等盈利。李东生也表示,“再等十几年去做一个新的产业,时间等都不允许。”

      中环股份业务布局深入

      作为未来TCL的第三大引擎,今后新能源及半导体业务的愿景是什么?TCL科技董秘廖骞说道,未来中环半导体将围绕新能源材料、新能源组件、半导体器件和半导体部件展开业务运作,目标是:新能源材料的全球第一。新能源组件的全球第三,半导体材料的全球第五。沈浩平也强调,未来中环股份将成为综合实力最强的光伏公司。

      两家公司都表示,体制机制对于未来的中环股份跃升式发展十分重要。TCL也表示,未来会做体制和机制上的调整,会更灵活,激发人的创造力和能动性。

      今后的TCL和中环股份,会如何协同?沈浩平解释,今后TCL科技将对中环股份实现助力和赋能;中环股份则对TCL科技产生更多的“向心”。

      廖骞就表示,未来TCL科技可以对中环股份实现管理和技术的赋能。

      “我举个例子,TCL过去10年投资近2000亿扩张半导体显示产业。做了很多产业金融平台做了很多工作,融资成本优于同行。这个部分,我们也会把相关资源和平台能力赋能给中环。也希望中环在金融资本和资本结构安排得更有效。同时TCL在全球16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,拥有20多个研发实验室。每一个地方,无论是在北美还是东南亚,在欧洲,都是未来5~10年光伏产业全球本土化布局的核心领域。我们有希望通过拉通半导体显示和智能终端,以及与光伏之间形成新的可能。”廖骞说。

      TCL也表示,今后将加大资源投入,助力中环发展,总投资额将超过60亿元。除了现有的高效叠瓦组件、G12硅片业务(如内蒙及DW工厂的投资支持)之外,也会继续在高端半导体领域支持中环发展。TCL也首次成立区域性的北方总部,将在天津继续投资30亿元,并将与海河基金共同发起设立100亿的科技创新基金。

      中环混改这一大事件的推进同时,中环股份这家单晶硅巨头的业务也在有条不紊地展开。

      在硅片端,去年8月16日,中环股份向市场惊艳推出G12大硅片产品,随后东方日升、天合光能、腾晖光伏等公司都分别在210系列组件上有所动作。

      以天合光能为例,该公司在2020年、2021年和2022年对应G12硅片的至尊系列组件10GW、21GW和31GW的放量产能。东方日升也将有大批量的210组件供应全球市场。这也预示着中环将是未来市场的大硅片主供应商。同时在600W+创新产业联盟的建立及成长后,也将积极促使G12硅片的快速落定及壮大。

      从中环股份自身来看,2020年3月,公司G12智慧工厂的项目厂房已实现主体完工,5月正式投产,投产后用时仅50多天便实现量产,当前已形成规模化量产。位于天津的DW智慧化工厂项目进展远超预期,预计将于今年年底实现全面智能化。2020年~2023年,G12硅片的产能将从19GW分别提升至30GW、40GW及50GW。其中2021年,G12产能将超越现有产品的产能。至2023年,涵盖G12产品总产能将达到85GW!

      在组件端:今年4月底,该公司投资环立光伏,将在江苏宜兴建设高效叠瓦太阳能电池组件智慧工厂项目,规划产能3GW,并于6月18日下线首块G12高效叠瓦组件。该组件实现了21%的转换效率,最高输出功率可超600W。

      6月18日,中环再次表示拟投资一家名为“环晟新能源”的企业,在天津开展高效叠瓦太阳能电池组件智慧工厂项目,规划总产能6GW(一期3GW)。因此在宜兴和天津两大基地,G12叠瓦组件的产能规模未来将跃升至9GW,为跻身全球一线组件厂商之列,迈出了极为重要的战略一步。

      在海外项目收购上,中环股份也有相当关键的推进。今年7月3日,该公司称,拟与道达尔展开合作,道达尔将其控股的 SunPower Corporation 在美国和加拿大之外的全球太阳能电池与组件业务,分拆到在新加坡注册成立的MAXEON SOLAR TECHNOLOGIES,PTE.LTD.,中环拟认购MAXEON增发的股本,认购后持股比例为28.8480%。沈浩平透露,该项目在本月会有新进展。能源一号曾解读过,投资SunPower的原因在于,中环看重其在IBC领域内的先进技术和产能,与中环的大尺寸硅片可互为补充、互为促进。中环未来将成为MAXEON的第二大股东。

      就目前的光伏涨价现象,中环股份旗下鑫天和总经理云飞谈到,目前多晶硅的短缺,对多晶硅供给有10%的突然影响,“我们看到需求端在恐慌性备货,供给端有限售的情况,这是短期的表现。”沈浩平则表示,中环对多晶硅的价格是可预期的。“我们在硅片定价上,不会跟随任何人的价格来定。我们的所有定价,都是建立在自我分析和自我判断上的。”

      中环股份与TCL的联手,彼此都会倍加珍惜这一创立数十年、具有工匠精神和工程师文化的优秀科技型公司。彼此正望向同一个方向,寻找更灿烂、更明确的发展路径,且径直前行。

      正如沈浩平所言,“中环(股份)是维护我们近万人干事创业、赖以生存的平台,我们更需要相互扶持、共同进退以保护我们近万人自我实现、尽心竭力的平台。”

      在不确定的环境中,寻找自己生存的真正意义。这对于一家企业、一个行业格外珍贵。

      沈浩平最后谈到,要成为全球某个领域的领先企业,需要具备三个要素:首先要有拓展力、研发力和预见力。在没有先行者之前,你作为头部企业,要走在前列。

      第二,要有良好的穿越周期的能力。特别在挑战性,迭代性,不确定性比较强的情况下,你要在这些行业里面穿越周期。

      第三就是全球化能力。“这方面,李东生、任正非等企业家已经做出了表率。他们在全球化业务体系方面走得很超前。中国企业管理者就缺乏这些。以上这些,是成就头部企业的前提与要求。”

      今后的中环股份会实现更全球化的制造能力。如在与道达尔旗下的Maxeon这家新公司的业务体系运作上,中环会打造合资经营的海外上市企业,实现跨国界和跨文化及跨种族的业务,且深度服务全球客户,获得完整知识产权的IBC&叠瓦双驱动。

      这场混改的到来,如果成功,它不仅有助于完善中环集团的公司治理,对于该集团的市场化选人用人、激励机制的强化有所帮助。同时,在兑现人才、投资及管理的承诺后,TCL在跨国经营的经验及全球化布局的优势、精细化管理以及半导体产业链的现有布局等,都将对中环股份的更大突破带来裨益。并且,此次混改的成熟经验,也可能会对其他国内的新能源国有企业改革起到重要的示范。

      历史性的一幕,今日就此拉开。




      中环股份